当前位置: 首页>文旅事业

用音乐构架戏剧人物内心纠葛——小歌剧《崖边》观剧浅谈

发表时间: 2021-11-19 15:26  

用音乐构架戏剧人物内心纠葛——小歌剧《崖边》观剧浅谈

湖南省艺术研究院     常瑞芳

益山益水,益美益阳。金秋时节,第七届湖南艺术节在益阳率先拉开帷幕。2021年10月26日晚7点30分,由陈少辉、唐美林创意策划、殷婷担纲编剧、肖彬导演、国家一级作曲陈经荣老师作曲的新创小歌剧《崖边》在益阳大剧院倾情演出。该剧所承载的戏剧故事是发生在常宁市某乡镇真实事件,为了配合衡阳地区 “打黑险恶”专项行动的完美收官,常宁市歌舞剧团有限责任公司演职员们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戏剧形式将现实生活中的真实故事搬上舞台,用以警示世人。

“一切为民者,则民向往之”。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公仆情结”,要求广大公职人员“必须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情怀,心中时刻装着国家和人民” 。小歌剧《崖边》是以一位纪委干部为主角,通过他走访乡村,得知某地乡村恶霸竟然是当年的老同学——村屠场王老板被拘捕后,拒不配合调查,“扫黑除恶”工作一时陷入僵局,纪委干部刘主任与他谈心,循循善导,坚持以理服人,以情动人,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及时让老同学认识自己的错误,悬崖勒马,坦白交待了自己的幕后保护伞,最终还给了乡民们一片清朗的市场公平竞争交易空间。该剧为惩风肃纪的道德宣传戏,贴近民众生活,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关注社会问题的正剧。

一、 主题理念的社会价值表呈。

主题理念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主题思想,是艺术作品的灵魂,是决定艺术作品其社会价值的关键因素,是作品存在即合理的意义之所在。不可否认,主题创作是创作者对作品所展现的生活图景解读的某种态度、某种理念,是编剧把握素材后的总体定局。编剧在创作此剧之初,剧名为《公仆颂》,着墨重心在主人公纪委干部刘主任身份上,刻画地是一位人民公仆的光辉形象,从舞台上村民们赠与的“人民公仆”牌匾,显见该剧所要表达的主题理念,承载的内涵是积极、直观、形而上的。如剧中主角唱:“人民公仆四个字,何为公家何为私?谁是仆来谁是主?手中权利谁赋予?”是刘主任的内心自问,也是对幕后保护伞的追问,更是对某种畸形的社会现象的拷问。“全心全意为人民,方得人间花满枝。”诠释了该剧的主题理念。

任何戏剧剧本在排演过程中都需要不断修改、打磨,使其更为完美。该剧正式演出时,剧名为《崖边》,顾名思义,主题理念由“人民公仆”四个字有了其它概念性的倾斜,更为侧重警示作用的社会价值意义体现。“当官不为民作主,莫怪百姓把你批,徇私枉法害自己,迟早要把苦果吃。”这段唱词不仅表达了“人民公仆”的为官思想脉络,更是对涉恶犯罪的鞭挞,以及对普通观众的教育意义的体现,表现了编导演根据现实生活中观众接受程度的一种智慧,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现实题材的政策化图解,更为贴近生活,贴近普通民众,并为广大观众所接受。

二、现实题材的戏剧创作表呈。

文艺作品要贴近生活,反映现实,写老百姓所喜闻乐见、感兴趣的话题,才能吸引更多的观众走进剧场。现实题材创作最大的意义在于记录当下中国的历史,记录新时代。现实题材创作如何把握好尺度,从纷繁复杂的现象中抽离出本质、本真的能力,如何从“宣传教育”到”艺术审美”,再到在舞台上完美呈现,一直是写作者所面临的难点。

歌剧《崖边》承载的戏剧故事是生活中真实发生的事件,某乡镇的屠宰市场,长久以来被某位村恶霸恣意垄断,乡民们平日里屠宰场租用和买猪肉皆不能去临近市场,而他经营的屠宰场收费比其他地方价高。就连附近乡镇猪肉17元/斤左右,他所挂出的肉价却是20多元/斤。平日里纠集几个人,欺凌霸市,肆意妄为,在村民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在前几年专项扫黑除恶的行动中,被村民举报,受到了政府的惩治。此事件在常宁地区彼有代表性,公检法的公职人员受到当地群众称赞,故将此事搬上舞台,编剧殷婷虽然拿的是命题文,但却是应民呼声之作。

我们的传统戏剧讲究的戏剧性,或是有一定的传奇性,纵观戏剧史上留下的精品力作,人物性格鲜明,人生命运大起大落,所谓无冲突则不成戏。而现实题材面对的大多是和平岁月,日常琐事,编剧要进行正面宣传,主人翁形象,立足歌颂,又要好看,让观众喜爱,但还有真人真事的局限,要出好戏,谈何容易?小歌剧《崖边》较好地实现了这一点。该剧严格遵循戏剧“三一律”创作规律,以点覆面,将事件发生的社会背景与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置于幕后,事件地点特定在拘捕所,涉恶主犯在审问室里情绪激烈,并不思悔过,一旁的村民们却欢歌笑语,这是情景再现的对比手法。故事以倒叙方式拉开,把疑团展现在观众面前。这个人是因为什么被抓?他犯了什么罪?为何拒不认罪?接着出场的是纪委干部。这里运用了巧合法,一个是国家干部,另一个是涉案疑犯,俩人是曾经的同学关系。这一设计,为后面剧情的推动提供了先决条件。二位同学的见面可不是为了叙旧,是要深挖涉案事件后面的保护伞。刘主任没有以干部身份强制审问,而是循序渐进,从政策层面为出发点,解除疑犯的顾虑,用亲情牌唤醒其良知,王老板剧中唱道:

一番话顿觉羞愧难忍,

我本是一个穷苦人,

靠的是政府救济款,

方学得一技傍身。

……

我忘了本,忘了根,

有了钱,丢了人。

该剧的矛盾冲突为两条线,主要矛盾是剧中人物的内心情绪线,另一条村民们与恶霸的紧张关系为铺助线,两条线相辅相成,推动剧情,不仅仅是颂扬了主人公大功无私、人民公仆的光辉形象,更是宣传了党的政策。究其实质,其情节设计既依托于真人真事,又超越了真人真事,从人性角度来剖析人物,使主人公在一定程度上升华为一个具有时代特质和人性温度的公仆形象。

三、故事内涵的歌剧形式表呈。

歌剧最早起源于西方,是一门主要或完全以歌唱和音乐来交代和表达剧情的戏剧,20世纪初传入我国,我们根据国情,进行了民族地域化、歌剧戏曲化改良,较为著名的歌剧有《白毛女》、《刘胡兰》、《洪湖赤卫队》、《小二黑结婚》等,脍炙人口,深受观众喜爱,在戏曲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小戏《崖边》采用的戏剧表现形式是歌剧,较为成功地运用了咏叹调表现手法,利用独唱、重唱、合唱等一个声部或几个声部以优美的旋律表现出事件的况态。

独唱:劝声老同学,想仔细、仔细想,

你我面对面,敞开心扉谈一谈。

想当年你是堂堂大老板手掌大权,

头脑活、点子多,威风八面。

叙事,介绍事件发生的始末,剧中虚拟情景,同一舞台,利用灯光划分不同的区域,展现戏剧情景:“骂声王老板你个天杀的,你垄断猪肉我们吃不起。”“邻村一斤肉只卖十八九,你却一口价敢要二十七。”“买肉买得我脔心痛,不买细伢子哭啼啼。”通过村民们的独唱交代为什么会王老板现今身陷牢房。惹民怒,政府惩治,英模人物刘主任的正面形象理所当然。剧情转折点前的伏笔,编导演用内心思想波起云涌活动演绎了人物变化,

重唱: 是什么让你(我)变了颜色?

是什么让你(我)灭了明灯?

是什么让你(我)越走越远?

是什么让你(我)欲罢不能?

此时人物的感情达到了一定程度,不叙不说不痛快。

合唱: 扪心自问,声声追讨,

何去何从,责任在自身。

这种心理戏份的外化,既是人物心理脉络的必然,也是情节发展的必需,为该剧的转折显得尤为合理。

四、音乐旋律的地域文化表呈。

用民间音乐旋律来刻画人物,烘托环境,推动情节发展,是歌剧《崖边》获得观众喜爱的一大亮点。该剧充分利用了常宁地方民间山歌、小调民歌素材,提炼出创作型的人物主体,并将其融入到音乐创作中,使全剧的音乐主题和各人物个性色彩相对鲜明,并在戏剧陈述和发展中紧密相扣和反复强调,给观众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歌剧音乐的乐理表述不同于其它音乐表现形式,除形式多样外,它的每一个唱段都是人物的、事件的和个性化的,它需要有不断的新的音调、节奏元素的更新来推动戏剧情节的发展,并向观众传递戏剧人物所承载情感的内涵和事件发展的脉络线。在《崖边》剧中的王妻、王老板和刘主任的对唱、重唱与伴唱《为了这个家》,是刘主任苦口婆心以家庭亲情来唤醒王老板的内心情愫,王老板在思想上发生改变,从而忏悔的一幕重要的中心唱段,以抒情性为主。音乐响起,女声伴唱以凄楚、缠绵的哼鸣声唱出雅乐羽调式的主旋律,紧接是已故的王妻桂花身影用深情、委婉的半声吟唱唱出:“这个家是我俩一砖一瓦亲手搭建,......

桂  花(唱)  为了这个家,你是累得眼也花腰杆儿断,

王老板(唱)  为了这个家,你积劳成疾四十不到将身亡。

桂花、王老板(二重唱)  我难舍儿子痛断肠,

我难舍桂花痛断肠。

刘主任、王老板、桂花(三重唱)  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往,

刘主任(唱)  你是舍尽全力把家当,

王老板(唱)  在外绞尽脑汁把钱赚,

桂  花 (唱)  吃尽多少苦和难。”            

开始乐段是方整性的对称结构,随着情感的发展,音乐逐步演变成叙咏的方式,它触发到王老板心灵深处最脆弱的地方,王老板与其妻二者的重唱一下子将观众带入到特定的情景之中。

任何戏剧都有着本剧种的鲜明地域特色,歌剧也不列外。常宁市歌舞剧团所新创作的歌剧《崖边》充分汲取了地域文化的民间音律特色,如剧中首尾的合唱《太阳出来喜洋洋》,还有歌剧中《骂声王老板》这一唱段,据曲作家陈经荣介绍,此处很自然地将常宁民歌《郎在高山喊一声》、《冬冬歌》等音乐元素,表达了群众对王老板劣行的强烈控诉,在具体的表现形式上采用领唱、对唱、齐唱和合唱的形式,将典型的常宁音调素材融入到宣叙的控诉音调中,并掺入常用的语调衬词,鲜活的旋律场面感便生动地呈现在舞台上。

五、戏剧舞美的间离效果表呈。

戏剧是一个综合的艺术,包涵有编剧、导演、演员以及音乐、舞美、灯光,甚至观众等,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一部优秀的戏剧作品,取决于观众的喜爱与共鸣。舞台美术设计是戏剧舞台表演比较重要的因素之一,是在除表演之外集灯光、服饰、布景等多种元素的综合体现,人们在观看戏剧时,第一印象便是舞台演出的布景,如同人的面貌一般,给人留下深刻的第一现象。该剧的舞台美术设计是忠实剧本,简约而写实,将符合戏剧主旨的有特点的元素进行适度的夸张展现在舞台上。如一张书桌,或一扇铁栏栅,又或是一面党旗,使剧情和故事主角的心理外化融为一体,同时达成时空与现实的间离,运用灯光使自由时空的转换得以完美呈现,将剧情所涵盖的思想信息传达给观众,渲染和表现了该剧的主题思想。

但是,不知是剧院舞台环境更换的缘故,还是灯光设计的原始使然,作为一台正剧,该剧的舞台背景灯光在烘托情景、表现环境氛围等方面稍显暗淡,对剧情的辅助表达和观众的视角审美方面有削弱之力,尤其是群演时,舞台灯光的阴暗,淡化了村民的激愤情绪,显得人物群像有些刻板,不灵动。其次,剧中有一场景,在村民们演唱王老板欺行霸市的恶行时,刘主任闲置一侧,暗处背对观众,舞台呈现显得不够给力。建议此处,刘主任他可否手持记录本和笔,深入基层,了解案情,与群众产生互动,下定决心要惩恶扬善,为民办实事。戏剧本身就是行动的艺术,增加行动线,对刻画人物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这样,主人公在剧中较为弱化的行动线可以得到加强。

不可否认,该剧成功运用了情感线,深入浅出,剖析人物内心,采用了一种撕裂的方式,使他与周围的人都充满了冲突,都生活在矛盾之中。加之人物的音乐主题设置和调式、调性、节奏的多变与戏曲腔体的运用,使主旋律的小歌剧《崖边》获得了某种程度上的成功。

戏以载道,戏剧不仅仅是广大群众所能接受的一种娱乐方式,还具有认识社会、教育社会的功能。我一直相信,正能量的作品一定会给大家带来积极、健康、乐观等影响。

用音乐构架戏剧人物内心纠葛——小歌剧《崖边》观剧浅谈

21130296

友情链接